序章

“把秦安药灵师交出来!”

“钉上十字架!把生化武器驱除秦安!”

那些士兵身着正装,手拿枪杆,押送着一批又一批穿着白衣服的人。

“我是医生,我不是药灵师。”

“走快点!别吵。”

芊和的眼睛打量在那些穿着白衣服的人身上,一只手拽紧着身旁的女孩,那些士兵用枪刺医生的脚,用枪杆抡他们的头,他们是国家的医生,是高尚的医生,怎么会是生化武器的化身。

“阿黎,阿黎,我要去救他们,我要去......”

一个戴着拷链的老人被踢到在地上,士兵的鞋子死死地踩在老人的脸上,叫骂着问他为什么不起来。

医生都死了,人还靠什么来救啊,芊和憋不住自己近乎疼痛的呼吸,冲上去要去顶撞官兵,一头死死地撞过去,打算把士兵推开,忽然手上传来一阵凉意,一只手死死地钳着自己。

“阿黎!放手!他要被打死了!”芊和甩着手要去扶老人,没有见过这么欺辱人的,老人的头被一次次用皮靴踢在地上,鼻子扭曲地流着血,老人却面无表情地挣扎着,头渐渐抬起又马上被狠狠踩下去,不断地笑声在践踏老人的生命,像一个漏气的皮球在被不断地踢踏着,芊和的心一次次被刺痛着,尖叫着推开身边冷漠的大人,他想冲上去,但是身后的女孩死死地抱着他,把他的头按住,他哭着闹着,全场只有他的哭声,其他人却都看不清脸,直到他再一次抬起头,打算去看老人死去的脸。

“阿芊,阿芊,你怎么了?”

“阿芊,阿芊......”

“啊!!!!!”芊和猛地叫着,从草地上坐起,身旁站着一个大眼睛短头发的小女孩在看自己,她眨着眼睛犹豫了一会,狠狠地踢了芊和一脚:“快点起来了,再不回去叔叔要骂了。”

对了,自己是和顾黎出来拔猪草的,顾黎用土色的衣服抱着草,而竹筐还完好地背在自己身上。

“吓死我了。”芊和吐了一口气,自己怎么会做这样莫名奇妙的梦呢,他拍拍裤子站起来,顾黎的手被划破了,却依然毫不犹豫地拔着草,连着芊和要拔的那一份都给拔了,平时的话如果拔得不够多,他们会偷偷把草弄得蓬松一些,糊弄齐叔。

“再不快点,山下的那群药灵师就要走了,你去不去。”

“啊,我去我去,现在就去!”芊和欢呼雀跃地叫着,他从小就想成为一名医生,只不过出于一些原因他把上学的机会让给了顾黎,这都要怪顾黎身体太差的原因,却也是芊和打算学医的原因。

“那拔快点。”顾黎说着用手抹了一下鼻子,鼻子上一下子沾满了猩红的血,芊和哇地一下,伸出手去摸顾黎的鼻尖。

“你干嘛。”

“弄脏了,都是血,叔叔肯定要说你,什么又打架了。”芊和眨巴着眼睛说道,顾黎也眨眨眼睛,觉得有道理。

“那再擦一下。”顾黎说着又要用手擦,芊和赶忙拦住了她,把顾黎的手拉住:“诶,都是血,越擦越脏的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顾黎眨了眨雪亮的眼睛,芊和脸红了一下,把顾黎的手拉到嘴边,轻轻地舔了一下,顾黎连忙缩了一下:“疼。”

“但是口水能消毒吧,消毒肯定会疼,但是也不对,蚊子叮了用口水也不疼。”芊和奇怪地说道,顾黎把手伸到自己嘴边,轻轻舔了一下,随即说道:“但是鼻子上我舔不到。”

芊和微微脸红了一下,用双手轻轻搂住顾黎的头,把头伸过去,小声说道:“那。”

嗷呜~

山下集市上,一群摆着地摊的药灵师在跳舞招待着客人,不过是看一看瞧一瞧的叫喊声,只是围观的人不多,但是芊和与顾黎却羡慕地站在旁边看着。

顾黎的鼻子已经没了血迹,只是看起来湿漉漉的,红润的取而代之地是脸颊,而芊和则仿佛什么都不记得了一样,兴高采烈地围着冷清的摊位看着。

“叔叔叔叔,这个是什么呀,这个长得像草又像虫子一样的东西。”

“啊,这个呀,这个是冬虫夏草,可宝贝了。”那个大叔见小孩子感兴趣,也觉得难得有人说话,就开始得意地吹嘘起来。

“这可是药草里的黄金。”大叔笑道,嘿嘿嘿的笑声让同行轻蔑地笑了一下,一个瘦瘦的男人站在旁边笑他:“又不是药灵,你也拿不出宝贝,我这个海参才是真的宝贝,你那只是运气好摘的稀奇玩意,以后量产的话就没人要了。”

“去!你的海参,笑死我了,那黑虫子乌漆嘛黑的,当我不知道,营养价值不过是一个生鸡蛋!海里想捞跟屎一样一大把!”

“说什么呢!半吊子药灵师。”

“你还赤脚医生呢。”

芊和听着两个人的吵闹却不当回事,只是蹲下身这里瞅瞅那里看看,忍不住想要摸,却又无奈没钱。

“阿芊,看,糖葫芦。”一旁的小顾黎指着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说道,但是芊和仍旧痴迷地看着那些药材。

“叔叔,可以送给我一小截吗?”芊和试图装作可爱的样子向大叔撒娇道。

“那不行,这药很贵,嘿,但是如果你想摸的话,付钱让你玩一玩也没什么关系。”大叔嘿嘿嘿地笑着,旁边那个瘦子阴阳怪气地用关西腔怼道:“诶呦~好呀老李,欺负人家小姑娘。”

“啊,我不是小姑娘,我是男孩子。”芊和争辩道,那个瘦子哼哼一笑,妩媚地翘着兰花指道:“都一样,都一样。”

好恶心。芊和心里想着,那个瘦子就被大叔骂了句娘炮,身后的顾黎仍然面无表情地拽着。

“顾黎,我想要摸一下这个。”

蝾螈,芊和指着一个黑色的小动物说道,那是一个死去的蝾螈。

顾黎愣愣地站在那,看着糖葫芦,说道:“但是我想吃那个。”

“那你站在这想象一些自己吃糖葫芦的样子就好了,叔叔说过,秀色可餐。”芊和笑着说道,顾黎张张嘴似乎听懂了的样子,把钱交给芊和,站在原地望着糖葫芦,张开嘴发出哦~的声音,那声音听起来呆呆的甚是可爱,顾黎也是木愣愣的,哦了半天咬起了牙齿,咔嚓咔嚓像是真的在吃糖葫芦,随即朝芊和头上吐了一口口水。

“啊!怎么突然下雨了,哇顾黎你干什么!”

最后大叔没有收芊和钱,芊和则是许下了以后当个药灵师,就可以天天摸这些药材的梦想,而顾黎还在傻呆呆地扮演着一个人的游戏。

“诶,顾黎,钱还在诶,我们去买糖葫芦吧?”芊和问道,此时天色见黑,过一会集市的灯就亮了起来,会很好看,只是叔叔还在拉车干活。

“但是我已经吃过了。”顾黎眨眨眼睛,一脸乖巧的样子,随即小声地发出一个嗝的声音,芊和噗嗤一笑,拉着顾黎跑到集市里去逛,这里有卖烟花放鞭炮的,有卖纸人木偶的,有吃糯米甜竹筒的,张灯结彩,是孩子最喜欢的地方。

“哇!你看那个!”芊和激动地指着一个穿布帽拿竹签的老人,他正在一块白色的面板上涂抹着糖浆,下面火炉烘烤,随即老人开始卷起糖浆,开始挥洒着画起龙蛇来。

“小朋友,五分钱抽一次,抽到什么就做什么,最大的是秦安龙哦。”

“哇塞,我要抽!”

随即有小孩站在旁边转转盘,一边跳着一边叫,不停喊着,龙,龙,龙,但是最后在龙的旁边停了下来,老人画了一条糖蛇。

芊和和顾黎也去抽,一人抽了个老虎,芊和的是老鼠,当时就把芊和急坏了。

“阿啦,我不干了,我不吃了。”芊和生气地抹眼泪,他真的很在乎自己输给顾黎这件事情,顾黎呆呆地看着芊和,把自己的老虎递给芊和,说道:“呐,啊。”

随即示意芊和张嘴,那个卖药的大叔已经开始收摊了,就站在旁边看着。

“哟,小老伴。”

“我才不是老板。”芊和说道,但是顾黎似乎听懂了,脸蛋微微一红,逗得大叔直笑,芊和一下子吃得鼻子上也沾了糖。

“啊,叔叔,我忘了问你了,药灵师都是干嘛的呀,我也想去。”芊和叫道。

大叔惊讶地看了芊和一眼:“药灵师呀,那得从小学起。”

“哇,那我可以吗?”

大叔笑道:“你不行,正常人不适合做药灵师,一般都是身体病得家里治不了才送去当的。”

芊和唔的一声,有些失落,继续问道:“啊,那药灵具体到底是什么呀。”

大叔搓了搓鼻子,背起竹箱:“你看我,带的药材都是普通的中药,药灵就是,哎,你个小孩子不懂什么是微生物,比如说你感冒了其实是身体里有病毒,有细菌,药灵是一种介于多细胞生物与单细胞生物之间的复杂微生物,是一种寄生性生命体。”

“听不懂。”芊和摇摇头,过了一会,两个玩到灯都快灭了,顾黎忽然拉住芊和的手,指了指芊和的鼻子。

“太黑了,我看不见。”芊和摇着头说道,顾黎的脸也看不清,只是用手指着自己。

“鼻子,怎么了?”

“有糖。”顾黎声音微颤着说道。

“怎么了,有糖怎么......呀......你......”

顾黎轻轻地贴近芊和的脸蛋,微微踮起脚尖。

嗷呜~

阿芊,我们要永远在一起,永远。

直到萤火熄灭以前。

序章(完)